刀塔自走棋神族阵容:杜兆才將承擔中國足球外交使命

2019-05-27 12:20 來源:未知 作者:石家莊生活網
杜兆才將承擔中國足球外交使命 

  中國足協即將迎來新一輪人事調整,中國足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張劍及專職執委林曉華,都已返回體育總局任職,職位的變動,意味著他們在中國足協使命的結束,而他們在亞足聯以及國際足聯的職務,也將發生變動,從目前來看,杜兆才在當選國際足聯理事后,承擔著為中國足球發聲的外交使命。
 
  杜兆才挑外交大梁
 
  今年4月6日,在吉隆坡第29屆亞足聯大會上,體育總局副局長、足協黨委書記杜兆才以35票當選國際足聯理事,任期到2023年。
 
  成為國際足聯理事,也就自動進入亞足聯執委會,意味著未來4年,中國足球在亞足聯以及國際足聯,“朝中有人”,而且,理事的地位,在副主席(杜兆才當選理事后,主動放棄了副主席的競?。┲?。
 
  杜兆才曾表示,中國是個大國,應當行使大國責任、展示大國形象,以更重要的角色主動參與亞洲和國際足球事務,為亞洲和世界足球發展做出積極貢獻。
 
  “中國作為一個大國,應該在國際足球事務當中有我們的聲音,更好地推動中國足球和亞洲足球的發展,所以意義還是非常重大的。”杜兆才說,“我們也能夠更加直接地參與亞足聯和國際足聯事務決策,這將對中國足球發展有著更直接的幫助。”
 
  由于此前腐敗滋生,國際足聯在因凡蒂諾上任后,進行了全面改革,理事權力不像原先執委那樣大,失去了最重要的世界杯投票權(由國際足聯全體代表大會投票表決),但依舊是國際足壇最高的權力機構與決策機構,其他世界級賽事,如女足世界杯、世青賽等申辦,還是由理事投票產生,中國尚未主辦過世青賽,未來如果申辦,擁有“話語權”,而如果申辦世界杯,在“對外交流”上,理事也更便利,一句話,杜兆才的當選,保障了中國足球的“話語權”。
 
  應該說,在當選理事前后,杜兆才和國際足聯、亞足聯的一些官員,包括因凡蒂諾、薩爾曼等,都進行過深度交流,而他,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認可。
 
  杜兆才認為,國際足聯理事這一職務,為中國與亞洲和世界足球的連接搭建了一個平臺,“我想通過這個平臺,把國際上先進的管理理念和經驗對接到中國,結合中國的國情,走一條既符合國際足球發展規律、又適合中國國情的發展模式。”
 
  張林離開損失不大
 
  杜兆才當選理事,意味著張劍在國際足聯使命的結束,2017年5月8日,在亞足聯第27屆全體大會上,張劍當選國際足聯理事,任期為2017-2019年,同時,他還是亞足聯發展委員會主席、國際足聯發展委員會委員,而這,都將隨著他的離開而讓位。而林曉華,目前是亞足聯競賽委員會副主席。
 
  應該說,張劍和林曉華的離開,對中國足球外交還是有一定損失的,但不是很大,畢竟,現在的亞足聯各常設委員會,已成擺設。
 
  2002年前,亞足聯是秘書長(維拉潘)掌權,而裁判委員會和競賽委員會的主席,一般由副主席兼任,該副主席,也就是絕對的實權派,但哈曼2002年上臺后,強化了主席權威,各委員會的實際權力,很大一部分被收回,很多規則的制定和施行,都是有他控制的秘書處完成的,雖然張吉龍在代理主席期間,想要削弱秘書處的職能,將其定義為“搭建亞足聯46個會員協會的溝通橋梁”,但薩爾曼上任后,繼續給予秘書處實權。
 
 
  哈曼時期,張吉龍擔任亞足聯第一副主席,曾兼任裁委會主席,但他并不主管裁判,真正控制裁判的,是秘書處的裁判部;林曉華目前是競賽委員會的副主席,主席是國際足聯理事、亞足聯副主席,卡塔爾的穆赫納迪,但一些具體的事務,如一些亞足聯的賽事方案,都是秘書處的競賽部先行提出,然后提交競賽委員會討論通過,再由秘書處具體執行,通知各會員協會。
 
  林曉華在競賽委員會任職期間,做得最好的一次,是在2011年底的亞足聯年終會議上,當時,關于2012年亞冠名額斗爭激烈,特設委員會聯合會議做出了削減中超名額的方案,但在遞交競賽委員會討論時,當時只是委員的林曉華(2015年8月當選競賽委員會副主席)聯合日韓委員,經過4個多小時的激烈討論與爭奪,推翻了這一方案,使得中超保留4個名額,但此后的執委會會議再次推翻了競賽委員會方案,也就是說,競賽委員會只是“流程”的一部分,而且,不是最開始,也不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。
 
  裁判委員會和競賽委員會如此,張劍擔任主席的發展委員會,更沒什么“話語權”了。而且,按照常規,大選過后,各常設委員會的主席、副主席以及委員,都要進行重新調整,中國足協的一些官員,有機會進入亞足聯工作,成為杜兆才的幫手。

上一篇:陳戌源足球理論涉六大板塊        下一篇:重慶小摩托也成國足歸化目標
熱門搜索